工行信托产品 200万投资不翼而飞

重庆信用卡套现20164154

近来,市民袁女士购买工行信托产品上当,200万的投资下落不明,引发轰动。

说起来,袁女士与银行的理财经理已经合作有两三年了,对理财经理有着高度的信任,所以当理财经理建议她拿出两百万元出来购买信托产品的时侯,袁女士并没有进行核查确认,直接以为是银行的理财产品,结果后来投资出去的200万元要回来似乎变得很是艰难。

袁女士家住在南京路28号的青岛工商银行贵都支行的附近,因为地理位置上的便利使得她一直都选择在那里办理相关的业务。一来二去的,袁女士结识了一位高姓的理财经理,并且日渐熟络了。他推荐的理财产品一直都挺好的,两三年的合作也让袁女士收益了不少。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高先生建立起了高度的信任。

2013年的春天,袁女士银行账户上的资金达到了100万元,这时她便接到了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说有一个很好的项目,修建高速公路,有着国家的支持,并建议袁女士拿着这一百万元去投资。袁女士一听是建高速公路的,肯定是国家的立项啊,于是果断的答应了。到8月,袁女士又有一个银行账户上的资金达到了100万元,她再次接到了高先生的电话,这次是说一个修建航站楼的项目。两个电话,两个项目,两个第三方的投资公司,袁女士就这样投资了两百万元。

袁女士购买的这两份信托产品分属华融普银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和北京恒业鼎瑞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前者的产品名为“华融普银高速公路基金——岚临高速公路项目”。后者产品项目系北京T3航站楼建设。华融普银的产品期限为12个月,收益率为11%,半年付。恒业鼎瑞的产品期限为12个月,收益率同为11%,年兑。

购买了华融普银的信托产品半年之后,袁女士的55000元收益即时到账,但问题在下一个兑付日便出现了。“高先生她跟我说出了一点问题,钱可能得晚点到了。”袁女士说,她接着便签了一份“延期函”,延期函上提及:“投资项目回款还不如预期,导致目前的回购压力较大。”延期时限为3个月。3个月后,高先生再次找到袁女士并告诉她,钱可能从此就拿不回来了。“他带了一个宜信财富的人过来跟我谈,我说这跟她没有关系,这是我和你们之间的问题。”袁女士回忆。

相较于华融普银,恒业鼎瑞的信托产品则在一年之后出现了只能兑付收益而拿不回本金的问题。“他们当时给了我11万元,说本金暂时兑付不了了,因为没有钱。后来他们又陆陆续续的打给了我一些,现在总共给了我十六七万元吧。”袁女士说。200万元的投资,算上收益的话,期满后袁女士应拿回222万元的,但现在她只拿回了十分之一。

“谁知道它不是银行的产品啊”袁女士后悔不迭,由于此前的合作让她对高先生保有的高度信任,因此在高先生向她推荐这两款信托产品时,她没有任何的犹豫以及戒备的心理。

袁女士称,回款、签合同、拿材料等一系列手续都是工作时间在贵都支行网点内完成的。“当时是在二楼的贵宾室,他给我看了材料,然后把我领到一楼柜台处打款。一百万的金额柜员竟然都没有询问我是拿来干什么的,说转就给转走了。”袁女士质疑。“高先生完全没跟我说这不是他们的产品,我以为这就是他们银行的,所以我才买的。我还能不信任银行吗?”袁女士说。等到这200万元都拿不回来时,袁女士才发现,当初签署的包括投资确认函、延期函、股权回购协议书等材料,没有哪一个上面盖有工商银行的章。

“听说华融普银是挪用了投资者的资金,现在北京警方经侦已经介入,公司已经被查封了。恒业鼎瑞这个公司倒是还在,但就是不给钱。”袁女士说。

工商银行回应:员工个人行为

青岛工商银行宣传工作人员陈先生在落实有关情况后答复称,高先生此前确为贵都支行理财经理,但已被开除。“他的这种行为属于个人行为 ,银监会早有禁止银行工作人员售卖非银行第三方理财产品的规定,我们行对此也有明确禁止要求,他的做法违反了我们行的规定。”

对于高先生作为贵都支行前员工违反银行规定进行个人操作并给客户带来损失一事,银行方面是否存在监管漏洞且应当承担一定责任的问题,陈先生表示需要向业务部门进一步落实具体情况后才能答复。

律师:看银行员工是否误导

工商银行是否应对袁女士的损失承担一定责任,山东元鼎律师事务所的李瑞敏律师认为,银行是否构成直接责任,需要认定违规员工是否与银行间构成了表见代理的关系。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理权,但由于本人的行为,造成了足以使善意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与善意第三人进行的、由本人承担法律后果的代理行为。

“第三方的信托产品是通过工商银行代销的,那第三方公司会和工商银行签订委托协议,工商银行也会跟客户签委托协议,这些都是正规渠道,银行要收取管理费,要对这些产品进行核实调查。像袁女士这种情况,应该是信托公司私自找的这个理财经理,宜信财富可能是这个信托产品的代销人,而宜信可能跟这个理财经理私下关系比较好,最后的销售额应该是算在宜信头上的,跟银行没什么关系。”

李律师说:“银行有没有责任要看当时理财经理有没有对客户做一些误导性的陈述,理财经理他肯定是没有这个代理权限的,但他有这种代理行为。我认为客户也有一定的责任,因为她没有尽到一定的核实义务。根据以往的类似案例,法院应该会根据银行是否有管理责任,在管理上是否存在瑕疵,以及客户是否尽到注意义务,来划定责任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