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机的战争与发展史

重庆pos机办理2016582

看点:一家是银行卡支付清算巨头,另一家是互联网第三方支付的龙头老大,却为了一台小小的POS机而交恶。

最近,支付宝官方宣布:“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停止线下POS业务”,这也意味着此前支付宝在商家布设的数万台POS机的投资全部都打了水漂。

很多人都把矛头给指向了银联,此前,银联曾经对旗下会员上海银行重罚过上千万元,理由是因为上海银行将自己在银联的收单机构号借用给了支付宝,再用于POS机刷卡等业务。而在POS机这么个小小的设备上,传统的银行和新兴的互联网势力因此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两家公司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均占据了统治地位,银联的优势在于线下支付。而根据赛迪顾问发布的研究报告,2012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中,银联旗下的银联商务以45.9%的市场份额曾遥遥领先,再加上旗下的其它几家企业,整个“银联系”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0%。

而支付宝则牢牢统治了互联网支付市场。根据另一家研究机构易观智库的统计,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市场上,支付宝以46.3%的市场份额占据老大位置。

它们争夺的是一个交易额以万亿元来计算的大市场。根据赛迪顾问的报告,2012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整体交易规模突破10万亿元,达到104221亿元,如果以1%的结算手续费率计算的话,它会将带给各家金融机构数以千亿元的收入。

不过,这块诱人的蛋糕的构成也正在迅速发生变化。2012年,互联网支付的交易规模已经达到了38412亿元,占到了第三方支付整体交易规模的36.9%,其增长速度更是高达70.46%,远远超过了线下的增速。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网上交易,互联网支付的交易规模极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超过线下支付。

而且,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也正在觊觎利润丰厚的线下支付业务。POS机业务是线下支付业务的重中之重,它占据了全部线下支付业务交易额的90%以上。

2012年3月,支付宝宣布将在3年内投资5亿元进军COD(货到付款)市场,并为线下支付提供3万台POS终端,这也是支付宝首次涉足线下支付,包括物流POS支付方案和电商物流支付两部分,支付宝推出的POS机能够整合刷卡与货单信息管理功能,此后快递公司的配送人员不再需要随身携带银联POS机了。当京东、苏宁等电商依靠更好的线下体验(包括物流、配送等)赢得越来越多客户的时候,作为行业老大的阿里巴巴进一步完善其电商的线下体验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虽然支付宝副总裁樊治铭反复强调支付宝只会专注电商线下支付,不会去分羹银联和银行在房地产、汽车销售等传统线下POS消费市场,不过这仍然引起了银联的警惕。因为互联网支付的教训就在眼前。据了解,在互联网支付业务中,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拥有更强的议价权,它们向银行支付的实际手续费率平均仅为0.1%左右,大大低于银联网络内0.3%-0.55%的价格水平,这也间接的减少了银联的收入。

谁能保证它们将来不会冲击到银联线下支付的收入?实际上,它们已经在做了。过去,线下支付的游戏规则是银联制定的。2003年银联发布的《中国银联入网机构银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办法》规定,每笔POS机收单交易的结算手续费按照7:2:1的比例分配,即发卡行占70%,收单机构占20%,清算机构(银联)拿10%。一般来说,部署了POS机的商家需要拿出交易额的1%作为结算手续费,这也意味着银联能够坐收交易额的0.1%。此外,银联还向产业链的上游拓展,银联旗下的银联商务在收单业务中也占据了统治地位,还能够额外拿到交易额的另外0.2%。

而如今,疯牛一下子闯入了瓷器店。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始大规模进入线下收单市场,它们直接与银行合作,绕开银联,在商家大规模部署POS机,这已经威胁到了银联商务的垄断地位。

另外一方面,第三方支付还与银行“合谋”,变着法子绕开银联的清算通道。按照道理,作为国内唯一的人民币银行卡跨行支付清算机构,中国140多家银行发行的14亿张银行卡,只要是跨行交易都要通过银联来清算。但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仍然找到了规避的办法。由于针对不同交易类型的结算,手续费率是不同的,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通过变造交易渠道和交易类型的方式,如将结算手续费率较高的代收代付、转账等交易类型套用到现场消费交易场景中,减少了付给银联的费用。一些规模较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更是在多家银行开立账户,并与这些银行达成协议,直接在银行账户之间进行对冲。当然,由于大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并不直接与银联进行清算,它们必须借助银行的力量。银联经过调研发现,有29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与银行的银联卡业务接口超过630个,平均每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连接了12家银行。

来自互联网的巨大冲击让银联坐不住了。银联成立了银联网上支付等公司反攻互联网,对于自己占据优势的线下支付市场则进一步进行整顿。

除了前不久对上海银行的处罚之外,银联类似的动作还有不少。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创始人苦笑着回忆起他们开展POS收单业务的经历:由于所有POS机都需要经过银联的技术认证,他们被要求提供各种各样的文件和资料,来来回回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到他们将所有资料凑齐之后,却发现银联商务的POS机已经布满了当地的商铺。2012年11月,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在短短几天内竟然接到了几百个投诉电话,几乎把客服电话打爆了,这些电话都是投诉无法通过拉卡拉给建行信用 卡还款。业内人士透露,这其实也是拉卡拉试图绕开银联的代价:之前拉卡拉通过在多家银行设立账户对冲的方式,试图绕开银联的清算通道,却没注意自己在某家银行的账户头寸已经没了。

作为国内唯一的人民币银行卡跨行支付清算机构,银联在无形之间又承担了行业协会甚至仲裁者的角色,这也使得它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有着很强的威慑力。如今,它又计划进一步行使自己的力量了。在7月24-25日召开的银联董事会上它制定了一个目标:2013年12月31日前,全面完成非金融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迁移,统一上送银联转接,同步规范互联网银联卡支付业务;2014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融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如果银联的这个目标得以实现的话,也就意味着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过去那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举动都将难以实现,从而导致它们的运营成本大大增加,最后的结果将是被银联旗下的“正规军”击败。

当然,银联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敦促银行与其合作,清理它们与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银联卡业务接口,将其全部上收总部。从目前来看,大多数银行的态度都颇为暧昧。一家银行的电子银行部人士表示,会将一部分业务放在银联,但是肯定不会把其它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渠道统统砍掉。他认为,一些第三方支付公司能够产生巨大的交易量和资金沉淀,银行也不得不借助它们的力量。

对于互联网的冲击,前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深有体会:“我们身处网络时代,不要以为传统的东西还会安然存在。我们不是要抵 制、排斥,甚至仇视它,我们需要欢迎它,和它一同迎接这个时代。未来,互联网的发展对传统银行的挑战会更深远……”对于传统金融巨头们来说,来自互联网的挑战才刚刚开始。